????在前往琴房的路上,神宫千雪开始思索自己作为副会长能做些什么。

????或者说,他其实早就想好了要做什么,只是现在需要思考一下怎么实行。

????第一点,神宫千雪要做的,就是把学校论坛的管理权拿到手,只是目前这玩意属于谁在管理神宫千雪还不知道,他需要徐徐图之。

????一个有效的声渠道,对于当前的神宫千雪来说十分重要,并且这个东西十分直接的影响到了学校的氛围,也就是‘空气’。

????塑造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空气,不仅能让他舒心,也能省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,事半功倍。

????第二点,确认自己的权利范围,并且塑造威信。青野纯奈的事情一方面来说是青野纯奈本身的不足,另一方面,也足以说明神宫千雪目前根基不稳,威信不足。如果他是四宫琉璃那样的混混头子,有人敢这么玩吗?

????不怕青野纯奈也得怕他对不对?

????这便是神宫千雪要先搞定的两件事。

????当然,一切都要为他的最终目标铺路——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。

????就在他脑袋里想着事的功夫,就已经从办公室走到了a-1钢琴练习室。

????里面的钢琴声隔着门隐约可闻。

????神宫千雪敲了敲门,里面钢琴声没有断过,也没有回应,他便自顾自的推了开来。

????麻生织还是一如初见的样子,专注的坐在钢琴前,手指纷飞的落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,一双秀气修长的手指带着粉嫩的珠玉光泽。

????曲子神宫千雪还算熟,就是之前定下的引子与回旋随想曲,从琴声里能听出来,她的确是下了苦功夫的,哪怕是现在让神宫千雪上去弹,大概也就是这种程度。

????这曲子的确算不上太难,充沛的情感被仔细剖析开了反复练习,也不过是按下琴键的轻重。

????神宫千雪笑笑,看来迎新大会上,他大概是不可能像初见那样碾压她了。

????半响,琴音落下,等到余音消失,麻生织冷冰冰的转过头来:“有事吗?神宫副会长。”

????神宫千雪将早就准备好的手机递给了她。

????麻生织狐疑的看了他一眼,大概是想到了之前自己粗暴的摔掉了他的手机,有些不自然的挪开了视线,伸出了手,接了过来。

????手机上,一段文字还算诚恳。

????“以前的事大概是有些误会,我从没有看不起谁的想法,只是不爱说话而已。”

????麻生织愣了愣,心里忽然有些酸楚,想苦笑,却又笑不出来,只是又委屈又恼火,曾经的阴影不但没有消失,反而更加浓郁了。

????一个讨厌了十几年的人,忽然告诉你,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,你所有自以为的羞辱与蔑视,只不过是对方的无心之举。你会开心吗?不会。

????所以麻生织只是勉强勾了勾嘴角,随即,把手机递了回去,表情依旧冷淡:“你来就是为了解释这件事的?好的,我知道了,还有事吗?”

????神宫千雪也不以为意。

????谁也没说过俩人的主要矛盾,就是因为神宫千雪不搭理她。在神宫千雪看来,她最大的心结,其实也不过就是自尊心太强。

????压迫着她的,最开始可能是神宫千雪,但能持续这么多年,只有一个原因——那个一直让她愤愤不平的,其实只是追不上天才的自己而已。

????神宫千雪见过许多这样的人,有的人中途放弃了,有的人认命了,但也有的像麻生织一样,不服气。

????但又如何呢?神宫千雪已经不再弹琴了,乐器也只限于日常娱乐,迟早有人可以通过努力越他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麻生织也许算不上是天才,但也绝不是没有天赋,再加上勤奋,毫无疑问,她已经具备了越现在的神宫千雪的能力。

????神宫千雪其实不怎么擅长这样一对一的谈话,只是笑笑:“工作。”

????麻生织看了他一眼,重新看向了琴谱:“之前的工作我都已经解决了,之后的工作会由雨宫同学转交给你,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......还有,有没有兴趣重新合奏一遍。”

????神宫千雪看着她眨了眨眼,点点头。

????轻车熟路的从隔壁借了小提琴,重新来到琴房。

????引子与回旋随想曲依旧伴随着新生与死亡,神宫千雪的琴声依旧十分具有感染力,但也许是少了一分之前回想《四月是你的谎言》时带来的悸动,中规中矩,少了份灵性。

????麻生织直到演奏结束,眼神始终无比平静,甚至到了结束时,她的表情有些茫然,似乎是不敢置信,自己就这样做到了平手。

????这一回,两人势均力敌。

????神宫千雪放下小提琴,由衷地赞叹着:“很棒。”

????麻生织的低着头,看着双手:“呵......”

????值得高兴吗?

????麻生织心里一点高兴的想法都没有。

????恰恰相反,她竟然有了几分怒意。

????怒其不争。

????麻生织当然听的出来,神宫千雪的琴声比起上一次来说,琴技不升反降,这只能有一个原因:没有练习。

????也正因为如此,才让她憋屈。

????这份天赋,你不要,给我多好!

????麻生织重重的按下了琴键,低音区的琴音仿佛一声大鼓:“如果你只有这种程度的话,到演出的时候,你会输得很难看。”

????麻生织看向神宫千雪,一向没什么情感的眼神里,带了几分挑衅:“输给我,也没问题吗?”

????神宫千雪笑的有些轻飘飘的,把小提琴放下,语气平和:“嗯。”

????嗯个屁呀!

????麻生织眼皮一跳,不想和他说话了。

????只是有些不甘的放着话:“曾经的天才,现在已经沦落到输给一个曾经的手下败将都无所谓了吗?”

????“其实我很奇怪,为什么你会放弃钢琴,或者说,放弃音乐。”麻生织眼神认真地看向神宫千雪:“总不可能是因为太累,或者感受到了天花板而放弃的吧?”

????神宫千雪哑然失笑,只剩下五个字可以用的他,思索片刻,只说了两个字:“无聊。”

????是的,无聊。

????想想看吧,神功千雪只是小时候学了一年的小提琴,到现在,都能和麻生织比起来不分上下。

????这是多么无聊的一件事。

????像普通人那样渴望在某方面成功的想法,神宫千雪大概在小学就已经全部消失了。

????当一切别人甘之若饴的东西,对于神宫千雪来说唾手可得的同时,也让神宫千雪失去了许多,比如——热情。

????胜负欲当然也有,但却早已不会轻而易举的出现了。

????做什么就好做到最好,但做到最好之后,一切就变得索然无趣了。

????对于现在的神宫千雪来说,除了找个女朋友,谈一次轰轰烈烈的恋爱以外,好像没什么值得他再关心的了。

????麻生织呆呆的看着手指,半响,恼怒的开口:“既然这样,那就小心在表演的时候,被我碾压了。”

????神宫千雪对她笑笑,转身离开。

????碾压是不可能的,顶多稍逊一筹。反正神宫千雪的初衷也不是非要打击的麻生织绝望,钢琴也好小提琴也罢,对于现在的他只是个陶冶情操的东西,较真干嘛。要真为了一场演出去苦练,抱歉,神宫千雪还真没这个兴趣。

????因为无聊。

????直到他离开之后,麻生织才气愤的双手噼里啪啦在琴键上一顿按。

????“气死我了!”

????“天才就了不起是吗!”

????“无聊,无聊死你算了!”

????麻生织咬着牙齿,眉头紧锁:“等你输了以后,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无所谓!”

????她相信,眼前这个看似冷漠的家伙,绝不是什么轻易认输的家伙。

????她想赢,却不是想赢一个已经放弃了钢琴的神宫千雪。

????麻生织想要堂堂正正的,在钢琴上赢过神宫千雪,证明自己的能力。

????“不能输。”麻生织重新深呼吸,投入到了琴谱之中。

????不管如何,哪怕神宫千雪放水,她也绝对不会在演出的时候输给神宫千雪。

????绝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