征途小说网 >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> 二六四 勾心斗角
????……

????戌时正点将至,偌大的宇龙轩张灯结彩,照亮了整座酒楼,也将宇龙轩前,夜幕下的街道点缀的如同白昼一般。

????酒楼大门之外,已有无数腰挂金银鱼袋的官员王侯躬身等候,不少人仰脖向朱雀大街南面尽头眺望,脸上满是殷切期盼的神情……

????而在宇龙轩前两侧街道上,一队队全副武装的虎贲军将士恭敬肃立,将街上行走的人群尽数清空,迎接着卫稹的到来。

????“皇上驾到~”

????“啪啪啪……”

????不多时,街角拐弯处,出现数名跑动的太监齐声呐喊,不时拍击自己手掌将卫稹抵达的消息传入恭候的人群耳中。

????百官王侯闻听击掌的声响,立刻整了整自己衣冠,齐齐列阵守在酒楼大门之外,恭候着卫稹入内,这其中也包括静王卫炽和宁王卫炯以及高密,还有刘策和姜若颜……

????又过了小半刻时间,但闻钟乐齐鸣,一辆奢华无比的马车在骁卫军士卒守候下浮现众人眼帘,更让以董文舒和谢阳为的一干文官更加恭敬的弯腰等待皇上驾临……

????“皇上驾到~跪~”

????銮驾行至宇龙轩正门之前,锦盛扯着嗓子冲恭候的百官尖声吼了一声。

????下一刻,上百官员侯爵齐齐跪伏在地,在一片高呼“恭迎圣上大驾”中,卫稹气宇轩昂的步下銮驾,在太子卫冉的搀扶之下,步入宇龙轩大门正中的红色地毯,慢慢向宇龙轩之内走去。

????待卫稹进入宇龙轩后,百官才在内侍的呼喊声中,起身有序的步入大厅之内,庆功御宴,正式开始了……

????一行官僚步入五楼顶层,但见金碧辉煌的御宴大厅内早已布置好了一桌桌酒宴,待卫稹落在整座之上后,朝锦盛轻颌一下眼帘。

????锦盛会意后,一观沙漏时辰,立刻大声喊道:“戌时已至,庆功御宴,开始~~”

????“戌时已至,庆功御宴,开始~~”

????“戌时已至,庆功御宴,开始~~”

????“戌时已至,庆功御宴,开始~~”

????随着太监内侍们一声声传唤在整座宇龙轩响起,待百官入座就绪后,忽然一声轰鸣,极其宽敞的窗户外,闪过一道道极其耀眼的亮光如昙花一现,转瞬而逝……

????却见烟花时而像金菊怒放、牡丹盛开,时而像彩蝶翩跹、巨龙腾飞,时而像火树烂漫、虹彩狂舞,将整个夜幕照亮如同白昼。

????城市街道上隐约传来百姓的欢呼声,似乎给今夜的庆功御宴,又增几分喜色……

????紧接着,大厅之内钟乐古筝齐鸣,宛若天籁之音扣人心弦,流连忘返,与夜色下那唯美的烟火遥相呼应,给人一种如临锦绣盛世一般……

????良久,烟火平息,只余靡靡余音绕梁,卫稹满脸春光,端起桌前的玉制酒杯,对众人一扬高声说道:“众爱卿,请满饮此杯……”

????“吾皇圣安……”

????落与席案前的百官侯爵闻言,也齐齐端起桌上酒杯对卫稹予以回敬,气氛仿佛在这一瞬间变的相当热烈又不失祥和……

????待一杯尽饮,卫稹放下玉杯,双眼瞥向大厅四周,最后在身穿蟒袍侯服的刘策身上停留了下来,不时轻点额头,尔后开口笑着说道:“这庆功御宴全赖刘爱卿的功劳,朕今日高兴,想听听刘爱卿是如何这么快平息我大周北方叛乱,今日随意,爱卿尽可直言……”

????刘策闻言,对卫稹拱手施了一礼,然后缓缓说道:“皇上过奖了,其实之所以能迅平息北方各州各省的叛乱,并非卑职一人之功,全赖三军将士同仇敌忾,方能百战不殆……”

????众人闻听刘策此言,脸上神情各自不一,有点头认同,也有异常不屑,更有嫉妒异常的,反正人世间神情百态在这里是应有尽有……

????卫稹点点头说道:“刘爱卿所言三军将士同仇敌忾,这点朕没有任何异议,除此之外朕听闻边军将士装备精良,不知可否在众公面前,让朕仔细看上几眼呢?”

????卫稹这话立刻引起在座几位太尉和高密等武官的兴趣,就连李继和李宿温也是一脸凝重的想要看看在刘策治下,远东边军的武备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境况,和自己的差距究竟有多大。

????刘策闻言,笑了笑对卫稹说道:“皇上谬赞了,卑职所属三军将士的武备和诸位在座将军所属部队同样,都不过是铁器打制,算不上什么精良的成品……”

????卫稹笑道:“唉~刘爱卿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在文武百官和朕的面前,你还要藏私不成么?尽管拿出来给大伙瞧瞧,你总不能让大家失望吧……”

????刘策犹豫了一下,然后对卫稹拱手说道:“既然是皇上所言,卑职也不好驳了您和诸位臣公的兴致,那就请恕卑职逾越无礼了……”

????话毕,刘策起身离案,对随行的护卫焦络伸出一只手掌。

????焦络心领神会,立刻将一柄戚刀递到刘策手中,却见刘策接过戚刀后,双眼一寒,“锵”的一声抽出戚刀,顿时刀身在大厅内灯光照射下,散出夺目的寒光,厅中不少人一眼就认出这柄绝对是上好材质制成的宝刀,不住啧啧称奇……

????只听刘策慢慢介绍着这柄戚刀:“这是卑职军中步兵所用的兵刃,刀身重二斤八两,材质皆是用精铁淬火锻造,近战挥动可破敌甲胄不费吹灰之力……”

????“可破甲?敢问汉陵侯,这破的是皮甲,布甲,还是铜甲?”闻听刘策介绍的李继,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????刘策闻言一笑,对李继说道:“既然本军督所言是破甲,自然是包括铁甲之内皆能破了,太尉大人何故有此一问呢?”

????李继闻言拱手说道:“汉陵侯莫要误会,本官常听人提及什么刀可破甲,剑可破甲之类的话,然而大部分都是言过其实夸夸其谈之辈,真正能破甲的刀剑,本官毕生都未曾见过几把……”

????刘策听出李继这话是在嘲讽自己言过其实,不由觉得好笑,不过他也没作,只是依旧平静地对卫稹说道:“皇上,既然李太尉对卑职的话有所怀疑,在下愿在场一试真伪,权当是为今日御宴助兴……”

????卫稹闻言大悦:“如此甚好,朕正好也想看看刘爱卿的武备是否如传闻中一般精良,来人,取我虎贲军的兵刃来,甲胄就免了,毕竟不方便呐……”

????很快,一柄虎贲军制式的佩刀被内侍呈到了卫稹面前,卫稹摆了摆手,示意内侍将佩刀送至刘策跟前。

????刘策接过虎贲军的佩刀望了一眼,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失望之色,此刀看上去光鲜华丽,同为精铁打制,实际上内中杂质过多,只不过属于精铁之中的下品罢了……

????“焦络,接刀……”

????“遵命!”

????刘策一声令下,将虎贲军佩刀递到焦络手中,然后手持戚刀,以刀锋对持,做出挥砍的准备动作。

????卫稹以及百官见到这一幕,齐齐仰脖看去,想要看看这边军武备是否如刘策所言一般削铁如泥?

????“叮叮叮~”

????刘策持刀轻点数下虎贲军佩刀,出一阵脆耳的金属声响后,忽然高扬戚刀,狠狠地砍了下去……

????“哐~”

????但见一阵火星飞溅,紧随而来的便是轻吟的金属断裂声响,只见虎贲军佩刀在戚刀的挥砍之下,应声断成两截……

????这一幕让包括卫稹在内的所有人都震惊万分,要知道这是刀锋对刀锋的互砍啊,禁军佩刀在这一击之下竟然就这样断了?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……

????高密见此“呼”的起身,来到刘策身边对他说道:“军督大人,你这刀可否让本都统一观?”

????刘策笑了笑,一转刀身双手呈到高密跟前说道:“高都统客气了,尽管拿去一观……”

????“多谢军督大人了……”

????高密谢过之后,接过戚刀仔细打量一阵,却见刀锋处的切口没有半点破裂的迹象,顿时爱不释手的摩挲一阵。

????良久,高密感慨地说道:“要是当年我陇州军有这等军备,勃纥人又岂能屡屡进犯我边境啊……”

????刘策说道:“既然高都统喜欢这柄刀,那就权当本军督赠与高都统了……”

????高密点点头说道:“既然军督大人馈赠,本都统也就不再客套,好,本都统这就收下,说实话,本都统是真的对这等宝刀欢喜的很啊!”

????刘策笑道:“高都统快人快语,毫无做作,也让本军督十分钦佩……”

????就在刘策和高密相互之间恭维的时候,李继忽然又开口说道:“汉陵侯,你这刀该不会只是少数几柄吧?你方才所言你军中步兵普遍装备这种制刀,说实话,本太尉是深表怀疑的……”

????刘策闻言刚要开口,不想高密却直接了当的回怼了过去:“嘴巴里一股子酸味,某些鼠辈居然也算是逐雁军主帅李冶的后人?真是丢人现眼,令人不齿!该不是哪里捡来冒充的吧?”

????“高都统,你这话何意?”李继闻言顿时眉头一皱,指着高密说道,“本太尉不曾得罪与你,为何屡屡与我作对?”

????高密闻言,将戚刀缓缓抽回刀鞘之内,然后回身对李继说道:“我只是替李冶兄弟俩不值啊,堂堂雍凉逐雁军李冶兄弟的后人,居然会是这等心胸狭窄之辈,

????既然军督大人同样没得罪你,你照样要处处找茬,本都统又何尝不可呢?你瞧瞧你们这俩父子,人模狗样的,还真把自个儿当回事儿了?”

????李继闻言起身提高了音量对高密喝道:“高密!今日御宴之上本太尉不想跟你起争执!但本太尉劝你还是不要太过分了!”

????高密立刻反击道:“到底是谁在过分!姓李的,你有种再给本都统瞪一下试试!我倒想瞅瞅你们李家是不是跟传闻中那样不可一世!别人怕你李家,我高密就当你们是个屁!”